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> 媒体看青年
中国青年网:我和北川有个约会——2013“青青幼苗学子呵护”回访北川之行
时间:2013-12-06  点击量:

新闻链接http://school.youth.cn/tx/shsj/2013/0908/121687.shtml

第一次四川之行

    2013年寒假,山东交通学院土木工程学院第五届支教团发起了四川支教之行。

利用课余时间,土木工程学院土木102班的谷新龙在中国青年报上读到了一篇“快乐学校招募青年志愿者”的文章,遂组织了来自山东交通学院各学院的14名志愿者,报名参加“快乐学校关爱留守儿童活动”,前往四川省北川县贯岭乡进行义务支教。2013年1月,我们“青青幼苗,学子呵护”四川之行爱心支教团队由土木工程学院分团委书记郑老师带队,乘坐36个小时的火车,途径27城,来到了北川县贯岭乡,开展了为期15天的义务支教活动,和当地40名孩子们度过了一个愉快而难忘的寒假。

支教的时光珍贵而短暂,离别的时候孩子们不出意料地哭出来了,映像特别深刻的是李燕玲、张营芸她们几个四五年级的女生,不停地拽着我们问:“哥哥姐姐明年还回来吗?”直到我们点头她们才略带满意地松开手。

我想是这一刻,孩子们期望的眼神和真诚地泪水在我们心里埋下了回访的种子。那是一种深深的羁绊,犹如责任一般。

暴雨骤降

    2013年暑假,我们再次响应四川省团省委“快乐学校”的号召,联系了去年寒假的支教地点——北川县贯岭小学。在学校的时候,我们都与主办方以及北川的孩子们保持着频繁的联系,李燕玲还时常打电话来问我们作业上的问题,一提到今年回北川的事,她就会开心地咯咯笑。

7月,四川境内多地发生大暴雨及洪灾。成都至绵阳多段道路和桥梁被肆虐的洪水冲毁,这给早在六月中旬就开始准备的“青青幼苗 学子呵护”支教团的北川支教之行无情的打击——暴雨恰恰冲毁了唯一的道路,这使我们的回访之路变得十分难以行进。

    在四川省抗洪救灾的同时,远在千里之外的队员们也在密切地关注着四川的天气情况,焦急地等待着、联系着、关注着,我们打开电视都会调到以往从来不看的四川台,同时也利用网络搜索一切关于四川的救灾和路段信息。在经过数日的犹豫和徘徊之后,团队决定不管天气如何,先到成都以寻求进一步的措施,7月13日,一群年轻人不顾洪灾踏上了征程。当队伍经过36个小时的火车颠簸到达成都,却意外的被四川省团委告知,去往北川的道路被毁,出于安全考虑,不能继续前往北川支教。尽管我们一再请求前往贯岭开展活动,主办方还是拒绝了——禁止我们前往北川贯岭,并为我们联系新的支教地点。

    有那么一会儿,我们感觉心都凉了,想一想日日夜夜的准备;想一想北川的孩子们没人陪伴时孤独的模样;想一想从去年开始四川之行受到的所有关注和帮助。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队员们的心头,那是焦虑和失望的感觉。

从14号到16号,连续三天的焦急等待,这座阴雨的城市也让我们无心游览。终于在17号上午,主办方打来电话为我们联系到了新的支教地点,在四川绵阳荣发村。没能第一时间去到北川贯岭小学,我们感到非常遗憾,但一想到同样是农村的留守儿童没有家长的陪伴;同样是需要我们奉献爱心的地方;同样是为社会做有意义的事。我们再次坚定信念,踏上前往绵阳的支教之行。

    在成都开往绵阳的火车上,去年贯岭的孩子李燕玲拨通了我们的电话:“哥哥,你们什么时候来?我们这边的路通了,昨天我爸爸才去走过一遍……”我看了看周围的队员“你和小伙伴们要注意安全,下雨天不要出去乱跑,不要下河,我们会来看你们,在那边听话……”我只听到电话那边一声简单的哦字,然后好一会没有声音,她说:“哥哥再见。”

放学送孩子回家


最后一天和孩子们共同创作的“中国梦,孩子们的梦”大幅画


我和北川有个约定

    阳光总会照耀公益的道路。

    在荣发村圆满地完成了15天的支教日程之后,我们不舍地与这个美丽的村庄和孩子们告别。这时,我们得到了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——通往桂溪镇的班车已经开通了,可以从桂溪前往贯岭。

考虑到路上还存在安全隐患,山东交通学院土木114班的蒋迪和地下122班的方华作为队伍代表回访北川。

到达桂溪镇已经是8月3日中午十一点。我们在桂溪镇上打听前往贯岭的方法,一个理发店的阿姨为我们联系了一辆面包车。司机师傅穿着一身迷彩装,脸上不少胡渣,挺魁梧,一副硬汉形象,没想到听说我们要去贯岭,司机师傅却一口拒绝,面容还略带惊色,他说:“去贯岭的路还尽是滑坡,前两天还出过事,给多少车费也不去。”我们一再请求,告诉他我们是去年山东来的志愿者,师傅好几次想上车离开都被我们拦下了。废了不少口舌,师傅才勉强同意载我们去。

 


刚清理完的滑坡路段

    师傅说的不假,一路上的景色确实触目惊心,每隔几百米就有一处滑坡,有的冲毁了公路的护栏,有的甚至还堵塞了半边公路。“前方危险”“滑坡地段”之类的警示排比比皆是,为本来就很陡峭的山路增添不少冒险色彩。

 


北川县贯岭乡全貌

    到达贯岭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半。小镇还是和半年前一样,由两座小桥通向公路,所有房屋沿着山坡修建,最高处是贯岭小学。只是顺着小桥望去,那边的山都绿了,树木很密集,就像盆景一样,真美。呼吸着这里的新鲜空气,感觉很自由,那是一种心灵上的自由,一种兑现约定的轻松之感。

    在贯岭的街道上没走多久,一个去年参加冬令营的孩子认出了我们,她叫唐佳,读小学4年级。正坐在自家杂货店门口,冲我们笑。我们上去和她家长随意聊了聊这半年的情况,唐佳跑到街上又叫来了几个小伙伴,都是熟悉的面孔,杨钦茹、王彩颖、张爱希。我能看见她们提着裙脚蹦出来,杨钦茹嘴边还有一颗米粒,这几个小孩刚看见我们还挺羞涩,躲躲藏藏的,抿着嘴笑。我问她们:“你们还记不记得哥哥的名字?”她们故意说不记得了然后笑咯咯地跑开了。

李燕玲新家就住在贯岭老街上,距离贯岭乡有20分钟的路程。新家有三层楼,是一个店铺改造的,每层楼的空间都很狭小,在厨房里张开双臂能够着两面墙壁。最顶上是卧室,只有两张床。李艳玲的父母不在家,她很热情地为我们倒水泡茶。说到她的父母,去年家访的时候,李燕玲的父亲出了车祸,在江油治疗,母亲随同看护,11岁的她独自照料生活,家住竹坝村的叔叔每周来看望她一次。令人高兴的是,李燕玲的父亲现在已经能干活了,和母亲一同在江油上班,每周会回来几次。李燕玲是一个独立的女孩,显得比同龄的孩子成熟,说话声音很小,很慢。

    回去的车上,今天的一幕幕不断地在我脑海中浮现。我感觉到,我们不可能因为一次支教事业而改变孩子们的一生,反而是与孩子们一起的时光让我们自己的人格从中得到升华。而我们此行的意义,更是去传播支教和公益的花粉,让他们开在这些孩子们的心中,让他们开在更多无法和我们经历相同事情的人心中。我想,支教的意义就在于此,赠人玫瑰,手留余香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过路上的一个吊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和孩子们在贯岭的桥上歇息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李燕玲家门口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和孩子们在路上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顶部】 【关闭
长清校区:济南市长清大学科技园海棠路5001号 邮编:250357 ·无影山校区:济南市天桥区交校路5号 邮编:250023
·威海校区:威海市新威路115号 邮编:264200
Copyright @ 2002-2012 山东交通学院 鲁ICP备05001932号 『管理入口』
联系电话:0531-80683116